探访曾培养出泰拳拳王的乡下训练馆

十二月的某一天,温暖微风。猜老爷子坐在两把摞起来的破塑料椅子上面,正在准备给自己戴拳套;身边这帮孩子则在橡胶轮胎之间练习跳跃,作为下午训练课的开始 —— 这是万柴明训练馆里的一幕(Banchamek Gym),周围到处都挂着写有它名字的旗帜。

猜老爷子也笑了:“对!女孩们就别脱了!” 说着,他摘下自己的护踝,戴上了一副看起来很旧的 “泰拳之王”(Top King Thai)护具,开始招呼第一个孩子走到拳击台上来,其他人则开始练习出拳,每两个孩子可以共用一个沙袋。

在泰国伊森地区素林省的这间农村小训练馆里,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只不过这家训练馆,是泰拳拳王播求(Buakaw Banchamek,本名颂巴万柴明)走出来的地方。

播求现在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了。不管在泰国国内还是国外,人们都将其视为全世界最厉害的泰拳手。然而除了那些到访此地后平均要花上十分钟照相留念的亚洲游客外,你很难将这个建在乡村公路尽头的训练馆与世界闻名的播求联系在一起。这里没有戴着破烂装备训练的成年拳手,没有互相对战比赛的受训者,更没有因播求的名声而花大钱到这里开始自己泰拳之梦的外国人。

如今这里只有两名年老的训练员,以及附近居住的10个当地小孩;除此之外,就是路过停下的聊天村民了。周围时不时会有一大群水牛走过人行道,在不同的地方找草吃;家猪们被圈养起来,鸡在四处遛弯找食,狗则慵懒地躺在土路上晒太阳。

猜老爷子在这里负责平日的训练课程,但这份工作他一个人也干不来。因为心脏问题,他没法像以前那样举起护垫进行训练了。三十年前,他也曾以拳名 “芒猜孟素林”(Muangchai Muangsurin)而广为人知;现在他已经年过五十,当地人都开始叫他爷爷了。

另一位教练到场后,猜老爷子终于如释重负。他向我们介绍了格鲁迪(Kru Dee),也就是播求原来的教练 —— 从8岁到15岁,格鲁迪一直负责播求的日常训练。他不太与我们说话,离镜头也远远的;特别是当你知道他是播求的第一任教练时,这种谦逊的态度就更让人感觉惊讶。

事实上,格鲁迪本来能好好利用一下 “播求的教练” 这个名声,并以此为资本给自己找到更好的平台;然而他却选择留在这个只有一个拳击台的训练馆里,隐匿在这乡野之中,视潜在的名利为无物 —— 他甚至连工资都没有。格鲁迪和猜老爷子之所以训练当地的孩子,完全是想给社区的发展出一份力。

这家万柴明训练馆在2009年建设伊始,就完全面向大众开放,到现在也是如此。播求和他的团队为训练馆提供了空间与一切重要的设施,但负责它的运转还是社区里的爱心人士。

在这个村子里,几乎每个人都有朋友或亲戚是泰拳手 —— 所有人都与之相关,所有人也都会提供帮助。他们会均分村里孩子去外地参加比赛的费用,家里有车的还会前去送行;拳手们的饮食没,则由村中各家的奶奶们负责。

这种社区协作的方式,在泰拳领域里并不多见,即使是在泰国最著名的泰拳选手发源地伊森地区也是如此 —— 或许这里的人们之所以对泰拳表现出来如此的热情与信念,还是与他们目睹了播求获得的成功有关。

不管时间表排得多忙,播求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一趟。孩子们十分喜欢他,也都爱听他讲述在曼谷的生活,以及到国外打拳的经历。他们会非常努力的训练,因为这样便有就会得到播求亲手送出的礼物,比如牙托和短裤等等。

这些孩子刚被送来参加训练时,其实并无过人之处,就是普通的农村小孩,只是对泰拳有兴趣而已,不过他们现在都成了颇有建树的拳手 —— 猜老爷子告诉我们,因为技术水平各不相同,这些孩子们每个月会参加两到十场比赛,平均每人每月四场。

“好多人都希望这里出来的孩子能比其他拳手强,因为这毕竟是播求的训练馆;但事实上,这就是一间普通的训练馆而已,” 格鲁迪对我说道。“他们经常因为播求的名声,给这里出来的孩子挂上过高的赌注赔率,希望我们能赚出更多的钱。但我们不能,我们就是一间最普通的拳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这天下午,每个年轻的拳手都得到了一次单独训练的时间。三个女孩因为技术比较娴熟,便开始对着护垫练习攻击。教练对待这些女孩的态度,跟男孩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孩子们都知道,只要自己努力,就能在泰拳的舞台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当他们训练到一定的重量级别(通常是男子50公斤级)时,他们就可以到曼谷接受进一步训练了 —— 在播求的帮助下,很多从万柴明训练馆里走出来的孩子得到了去首都训练的机会。

尽管时间表已经安排得满满当当,播求还是在尽自己一切努力,在训练馆内外帮助着家乡的泰拳事业发展。上个月,他刚刚主持举办了一场泰拳大会,邀请了30名拳手参加。不过这份名单上既没有著名拳手的名字,也没有天文数字的赌注;取而代之的,是一批刚刚开始自己职业生涯的年轻拳手。

下个月,播求还将计划举办一场小型马拉松比赛。他用这样的活动频繁刺激着当地经济,吸引人们把注意力投向这个此前一直非常贫穷的地区。

天色暗了下来,孩子们也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他们忙着收拾训练馆里的各种设施,然后去送食物的三轮车上领取今天的训后点心:一份烤鱿鱼。几个孩子跑到猜老爷子和格鲁迪面前,问道:“天太黑了,你能送我们回家吗?” 猜老爷子就在自己的摩托车上带了三个孩子,一路欢呼着骑走了。

晚上,格鲁迪跟两位邻居坐在拳击台边上聊天,他们的孙子都在这里接受训练。作为播求的第一任教练,格鲁迪本可以在国外找到更好的工作,享受名利的丰收,但他对此却一点也不感兴趣。

“对我来说,在这里工作不是为了钱,我只是希望给这些孩子提供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他对我说道。“我唯一期待的回馈,就是将来有一天他们能站在大型体育馆里的拳台上,然后在赢下比赛之后回头对我点头表示感谢。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