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兰在国足主帅中到底什么水平? 1点不如高洪波

在客场输掉对阵卡塔尔的世界杯预选赛,佩兰带领下的国足已经失去了小组头名出现的主动权。当然,如果运气好的话,国足还是能以成绩最好的4个小组第二的身份,晋级亚洲12强。此战过后,佩兰下课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只是这回足协选择了力挺佩兰,那么,佩兰带领下的国足,战绩到底怎样呢?

“现在不是我们去选韩国还是澳大利亚,是他们要选择是否跟中国队交手!”这样的霸气,中国足球何曾有过,佩兰做到了,一个非常不像法国人的“法国人”做到了,正是他,让一直“跪”着的中国足球开始享受别人的膝盖!

“他和传统法国人的风格差距太大了,他是一个离经叛道的法国人。”一名足协工作人员这样来形容佩兰。

法国人常说,如果少了酒和奶酪,就没了阳光。对于一个法国人,没有奶酪比让他们去死更难受。法国的饮食文化非常悠久,在法式宴会鼎盛时期,餐桌上一次可上200道菜。法国是世界三大烹饪王国之一。法国人不仅讲究吃的内容,也讲究吃的环境和吃的情趣,而且舍得花钱。对于法国人来说,“吃”的享受已经不在于物质,而在于精神。国足主帅、法国人佩兰,并没有这种癖好,无论是什么饭菜,只要可以填饱肚子,他都能欣然接受。

平时在办公室里,佩兰也要和大家聊天,在聊天过程中,也会和大家说起食物,“在这种时候,他就像专家一样,告诉我们一些听都没听过的法国菜,然后说一些自己对于饮食方面的看法,尽管是闲聊,但我们都觉得他在吃方面,绝对是专家。”

但真正到了饭点,他却很少单独出去享受美食,“一般都和同事一起,大家一起吃食堂,一起去外面的面馆,我们吃什么,他就吃什么,从来不讲究。”一名工作人员说,第一次看佩兰吃食堂的时候,他还挺纳闷,“这法国人也太入乡随俗了吧。”

佩兰其实也十分享受生活,偶尔有空的时候,也会去高档的法国餐厅,点一些家乡菜,慢慢品味,“他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在国家队比赛的时候,他会利用空余的时间,去周围的一些景点,之前在西安的时候,他就去看了兵马俑,在济南的时候,也去参观了孔子故里,他很热爱中国文化。”。

佩兰的翻译赵旭东表示佩兰中学时读的第一本书就是佩雷菲特的《当中国醒来的时候》,“佩兰是骨子里欣赏中国文化,融入中国文化的教练,他对孔子、孙子兵法都非常感兴趣。”

佩兰刚开始工作时由于飞来飞去考察球员,他没有时间去租房,足协最初安排他到天坛饭店居住,后来考虑到佩兰经常是步行近两公里到足协办公,所以又将其搬到了足协对面的金台夕照会馆,这两处宾馆每天的房费都不过是几百元而已。在佩兰的两个助手到来后,足协也为他们在足协大楼附近的外交公寓租了房,据悉每月总费用在2万元左右。

法国人对于工作环境的要求也非常高,在法国《欧洲时报》2014年11月6日的调查报告中显示,全法国有92%的人对自己的工作环境不满,“他们不喜欢开放式办公室,都希望能够单独办公,他们难以忍受开放式办公室的噪音干扰。”对于佩兰来说,这并不是问题,他甚至在一开始就放弃了独自办公的机会,自己主动要求到足协坐班。

在佩兰主动要求要到足协上班时,国管部主任刘殿秋还曾提出要将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让出来给佩兰,没想到,佩兰竟然拒绝了,选择在大厅里和大家一起坐。“佩兰说这样有利于他工作的开展,刚来中国,对于任何事物都不是很熟悉,在足协有很多内行,与大家一起办公可以更好的交流。”足协工作人员说。

法国实行“35小时工作制”,这意味着在法律层面上法国的“上班族”只需在每个工作日上7个小时的班。如果再加上节假日、双休日等“法定休息日”,法国人平均每年大概有近150天是不需要上班的。再看佩兰,不仅遵守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而且还会入乡随俗地自己加班。

足协工作人员说,他们其实也搞不明白佩兰,“感觉他没把自己当成教练,更像是我们足协的工作人员。”

据这名工作人员介绍,在佩兰刚上任的那段时间里,他并不太清楚足协的作息时间,有时候尽管到了下班时间,但如果看到周围的人全都没走,他自己也不会走,“他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翻翻杂志,或者小声和翻译聊几句,经常都是和办公室最后一个人一起离开。”

对于佩兰来说,加班是常事,分析对阵,分析球员,分析名单,“他做事很细,分析的东西很多。”佩兰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一边皱着眉头冥思苦想,是办公室里的同事经常看到的场景。

刚刚接手国足时到中超联赛开赛,短短10天之内佩兰的身影先后出现在北京、济南、天津、贵州和上海这五个城市,一共观看了7场中超和亚冠比赛,现场考察的中超球队数量多达11支。主帅如此高密度地考察球员,在国足历史从未有过。

如果看到自己觉得有潜力的球员,佩兰还会去更衣室和球员当面交流。“他很重视到现场看比赛,但每周联赛那么多,肯定看不完。”

接近佩兰的人士说,每当遇到比赛看不完的时候,佩兰就会利用休息时间看录像,“整个赛季的中超比赛,佩兰一场都没有落下过,全部都看完了。这个赛季,他基本没有享受过双休日。我佩服他的职业素养,这就是工作。”

接触过佩兰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谦逊、随和,无时无刻不笑容满面的人。在与佩兰接触之前,作为国管部主任、国家队领队的刘殿秋曾有过一度担心,“我接触过法国人,就怕不好打交道。后来仔细接触下来,发现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平时和大家开开玩笑什么的都有,工作的时候,也会听取不同意见。”

从出任国足主帅,佩兰就一直在质疑中前行。糟糕的底子和多年不职业的作为,都让中国足球很难在短时期内有任何的起色。于是,各种奚落和挤对也随之而来。最生动的例子来自长沙四方坪社区队的挑战。这支长沙的社区球队在挑战信中公然叫板国足:“输则我等兄弟冰桶加裸奔,赢则国足球星叫我等师父?”面对挑衅,佩兰居然在新闻发布会上耐心地解释:“球迷就是这样,当你不在现场踢球,你总会觉得足球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就像你刚刚会开车或者不会开车,总觉得自己会像舒马赫一样能参加F1。但当你真刀实枪比赛的时候,你会发现完全是两码事。”

一名经常前往足协采访的记者说,自己经常会在国管部的办公室看到佩兰,也经常和他聊天,“有时候他还会主动和我说话,大家聊天的内容什么都有,也开开玩笑,很好说话。”佩兰有时候更像一个中国人,“就像是我们古时候那些儒生一样,谦和有礼,大概是以前的经历,让他有了自己的处世哲学。”佩兰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这归功于佩兰自己的成长,“这是一种修养,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

佩兰是一个做事十分认真的人,每次训练的标志桶,他会亲自去检查,“他的手里会随时拿着一把尺子,用来测量每个标志桶之间的距离。对于他来说,就算是差了一丝一毫都不行。”或许在其他人看来,这有点强迫症,但了解佩兰的人表示,佩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写工作报告的时候,他对自己的要求同样严格。每次写完,他都会检查很多遍,确保里面不会出现哪怕标点符号的错误。”

在中国足协的工作人员眼里,佩兰对于工作的细致,甚至有些吓人,“亚预赛最后一场,在阿联酋沙迦,当时还是傅博带队。双方首发名单出来后,中国教练都到外面去带球员热身,佩兰自己在更衣室掏出了一个本子,上面早就写得密密麻麻了,原来全是伊拉克球员的详细资料。每个球员的风格,用什么脚踢球,全写得清清楚楚,他对照伊拉克首发名单,把自己本子上的相应球员资料标出来,跟傅博一一交代。”

一名足协的工作人员表示:“他喜欢把任何功课都提前做足,考虑一切可能发生的状况,让所有东西都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中。有时候更衣室里的椅子、桌子到底该怎么放,他都会计较,还有草地洒水的时间,他也有明确要求,太细了。”

佩兰是一个数据控,他会从跑动距离、冲刺距离、传球次数、传球成功率等各种方面为不同位置的球员,制定不同的标准。对于没有达到标准的球员,佩兰会专门与其交流,并告诉他应该如何达到这个标准。

选择亚洲杯23人大名单时,佩兰放弃了冯潇霆、赵旭日、黄博文、张稀哲,这也让他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亚洲杯一旦打不好,他的处境之艰难将可想而知。但正是这23人的选择,恰恰让我们看到佩兰坚持的一面,还记得法国人刚刚上任时公开国脚标准吗?愿意为国家荣誉而战,国足在亚洲杯小组赛前两场的表现,让所有人明白了他坚持的可贵。

亚洲杯开赛前,著名体育网站ESPN对亚洲杯的小组形势进行了预测,ESPN文章中称中超不能代表国家队,他们不太看好中国队的前景,并认为中国队将小组垫底出局。在出征亚洲杯前,恐怕没有人看好这支国足,即使是最痴心的球迷,也不会想到国足连斩沙特、乌兹,提前一轮夺得小组头名出线,静待澳大利亚或者韩国。

提前出线固然可喜可贺,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让球迷们惊喜的是,国足比赛中展现出来的精神面貌和拼劲,可以媲美2010年高洪波率领的勇夺东亚四强赛那支国家队。首场与沙特,在被判一粒点球后,国足奋起反击;次战乌兹,先丢1球,下半场居然全面压制乌兹,王大雷几乎无所事事,最终2-1逆转,感动的球迷们热泪盈眶,而这一切都得益于佩兰,正是他对国足气质的改造,才造就了这两场足以载入中国足球史册的比赛。

在阵容调配以及临场指挥上,佩兰更是堪称完美,首战用于海打中锋,最终于海打入幸运绝杀,虽然有运气的成分,但如果自己不努力,又怎能祈求上天的眷顾呢?次战乌兹,变阵352,进可攻退可守,力拼中场,换上蒿俊闵堪称妙笔,坚持使用郜林让其完成救赎堪称大胆,换上孙可不久即完成绝杀堪称神奇,正式佩兰的大胆和睿智,才造就如此完美的结局。

作为80后球迷,见证过1997年的金州不相信眼泪,也经历过2001年杀入世界杯的酣畅淋漓;见证了国足多年的滑落,也经历过2010年3-0韩国的狂喜;经历了国足的1-5泰国,也见证了27年后国足亚洲杯再取两连胜,痛并快乐着。

从“对不起”到“原谅你”,其实作为中国球迷,要求非常简单,可能我们无法达到德国、巴西那样的高度,但最起码我们可以偶尔灭灭日韩,退一步赢赢澳大利亚沙特,再退一步,只需要踢出精气神,“国足虐我千百遍,我待国足如初恋”。

从温格助手到独当一面,从屡战屡败到蛰伏国足,从发掘德罗巴本泽马到带领最“嫩”国足出战亚洲杯,正式过往的经历才造就了如今的佩兰,他可能不是最好的,但确是最适合目前国足的主教练,希望足协、媒体、球迷能善待佩兰,中国足球需要时间,佩兰也需要时间,或许他就是那个可以将国足化腐朽为神奇的下一个中国足球的伯乐—米卢!

“两场小组赛我们打得是很顺,我也不知道这支球队打顺了之后究竟能走多远,我也不知道他们还能打出什么让人惊讶的表现。”—佩兰!

从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以来,包括佩兰在内,先后有13位教练担任过国足的主帅,他们中既有国际大牌教练,也有本土优秀教练,最多的教练带队打了50多场比赛,最少的只带队打了3场比赛。那么,将佩兰的执教成绩放在20多年的历史中,他处在什么水平呢?

除了早年的戚务生指导带队时间将近4年,此后国足的主教练一般撑不过2年时间,原因无非是每隔2年,国足必然会碰上世界杯预选赛或亚洲杯正赛,所以,这些主教练不是栽在世界杯外围赛上,就是栽在亚洲杯上。而国足除了在米卢当主教练的时期,闯进过日韩世界杯正赛,阿里汉带队期间,获得过亚洲杯的亚军,此外,在20年的时间里,国足无论换谁当主教练,大赛成绩都乏善可陈。

如果我们将带队比赛少于10场,偏向于过渡性质的金志扬、沈祥福、殷铁生、傅博几位指导排除在外,再来看看剩下的9位国足主帅的整体执教成绩。

佩兰到目前为止共带领国足踢了24场各项比赛,执教的场次能排在第6位,比赛的胜率不到50%,正好处于所有教练的中间位置。佩兰带领国足取得最好大赛成绩是2015年亚洲杯进入8强,这个成绩不如阿里汉带队取得的2004年亚洲杯的亚军和米卢带队取得的2000年亚洲杯的前四名,跟戚务生指导1996年亚洲杯成绩持平,比朱广沪指导2007年亚洲杯、高洪波指导2011年亚洲杯的成绩略好。不过,国足连续两届亚洲杯未能小组出线,今年年初的亚洲杯在佩兰的带领下,3战全胜,昂首进入淘汰赛,这是佩兰值得骄傲的地方。

而如果对比具体的比赛成绩,我们可以看到,高洪波执教国足期间,无论是正式比赛(含世界杯预选赛、亚洲杯预选赛、亚洲杯正赛、东亚杯)成绩,还是友谊赛成绩,都保持了非常高的胜率,当年足协仓促决定换帅,确实是体制对于足球的一次粗暴的干预。佩兰在这项数据统计中,依旧处于中游。

所以,从20年来国足历任主教练的执教成绩来说,佩兰并无过人之处。实际上,国足目前比赛打成这样,最难受的还是中国足协,如果让佩兰下课,就得付解约金,如果力挺佩兰,又要继续冒着被全国球迷骂的风险。等到明年3月,足协的这场赌博就会尘埃落地,但是,即便国足能打进12强赛,如果不能在体制上有所突破,他们又能走多远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