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联合声明有近20家游戏垂类媒体署名支持,近100家游戏开发商参与,控诉阿里巴巴淘宝平台未经审查,擅自允许侵权商家售卖未经授权的游戏产品乃至盗版游戏产品。独立游戏团队如此大规模地集体为反盗版发声,在国内游戏史上尚属首次。

毒眸联系到了该声明发起者及拟定人、帕斯亚科技副总裁邓永进,他表示声明能起到什么收效、走到什么地步无法预估,长文中的呼吁在未来如能有一两项实现即十分满足:政府出台相关法规,“哪怕不是现在,能被加入议题也是好的结果”;平台监管也不仅限淘宝,“游戏为什么不能参照其它行业的规范,售卖产品至少需要品牌方或版权方提供授权书呢?”

在特殊的文化环境中,中国玩家对于“盗版游戏”毫不陌生,也有相当比例的玩家是借由盗版“打开了新世界大门”。邓永进对此态度宽容,认为“盗版的存在,本身是合理的”,“一味封堵封不住,必然有玩家因为经济等因素无法支持正版,即便如此他们也是我们的游戏用户,只要产品做得足够好,等到未来有能力消费时,他们也可能重新变成正版用户。”

而无法被容忍的,是部分不良商家利用玩家心理和信息差,使用开发者们的辛劳成果为自己牟利,让创作者的正常权益被侵害。正版趋势普及至今,此类行径无疑是逆流而动。

帕西亚科技的代表作《波西亚时光》2018年1月在Steam上首发体验版,早在那时淘宝上就迅速出现了标价低于1元的“免Steam破解版”。邓永进随即开启了长达半年的维权之路,从联系卖家希望他们支持国产游戏,到向淘宝平台投诉,几经波折之后维权成功,还专门撰写了详细教程《如何在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平台上反盗版游戏》,给有需要的同行提供参考。

三年过去,《波西亚时光》推出手游版,由于国内版号审批较慢,游戏先在海外应用市场上架,淘宝却已经有了苹果、安卓版本的盗版游戏。“三年了,请问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够为正版游戏禁止违法售卖,增加一层保护伞?”帕斯亚科技上传至B站的维权视频开篇,旁白的诘问充满愤慨。

按照过去的经验,帕斯亚团队将商家的盗版一个个截图、标注、做对比图,投诉顺利通过,第二批一次性提交了多家,图片数量稍有减少,申诉竟被全部驳回。

“这让我们意识到,整个事情的逻辑是不是搞反了?”邓永进说,通常消费者买了假货应该找平台,现状却是游戏版权方需要经由复杂的举证来维权,淘宝没有相关资质认定和上架标准,导致只能发现一个投诉一个,盗版商还能“换马甲”继续上架,根本无法治本。

邓永进介绍,帕斯亚的员工数量在180人左右,“我们公司还能安排专门的人去做(维权),单机游戏、独立游戏领域,绝大多数开发团队规模很小,几个人甚至一个人。当他们开发完上架,更该去做版本更新、修复bug,而不是花时间去研究淘宝的规则。”这也是帕斯亚科技主动牵头发声的直接动因。

在没有足够经验或精力的情况下,小型团队投诉也很难成功,一些开发者会直接放弃。独立游戏开发者亚恒就告诉毒眸,虽然自己的作品一直有被侵权,但从来没有投诉过,“投诉的流程十分麻烦复杂,作为作者的我们需要举证和做大量手续……”

而从作品本身来看,《波西亚时光》已经是独立游戏领域中的头部作品,据邓永进透露,不算手游移植版,该作PC、主机版本全球销量目前在200万份以上,7月底商务部发布的《2021-2022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公示名单》中,游戏产品关联项目仅8个,帕斯亚科技的《波西亚时光》和《沙石镇时光》被并称“时光系列”列入名单,与米哈游《原神》、鹰角网络《明日方舟》等热门游戏并列。《波西亚时光》尚且维权困难,不难推测海面下的冰山何其巨大。

发布声明当天,邓永进请其它参与厂商统计19年8月至今,两年来因盗版蒙受的经济损失,目前共有40余家国内游戏研发商提供数据,共计1.8亿。

“在现在的环境下,盗版倒不至于会影响开发商的生计。”邓永进说,“盗版危害肯定存在,但对产业影响到底多大我不敢判断。有没有独立游戏开发者被盗版游戏逼至放弃,也许永远不会再发生,也许已经发生了,只是我们并不知道。”

《波西亚时光》时隔三年的两次维权所面临的就是不同情况,一种是传统的破解版,另一种的性质等同于帐号租借。

从盗版时代走过来的玩家们熟悉的“绿色版”、“免安装硬盘版”如今依然存在,且在淘宝上有售卖,常以低价合集的形式出现。毒眸问询了两家销量较高的店铺,一家的商品声称“店主自制一键解压版”,未提供详细游戏目录只说“3A基本都有”,当询问是否有国产游戏《纸嫁衣2》和《波西亚时光》时,只是敷衍地给了肯定答复。

另一家则更像是租借帐号。客服提供了详细游戏目录,近至《仁王2》《刺客信条:英灵殿》《如龙7》,远到《三国群英传》《盟军敢死队》无所不包,其中也不乏《鬼谷八荒》《轩辕剑7》《部落与弯刀》等国产游戏。

进一步问游戏的具体机制、是否需要借助平台时,客服只反复强调所售的是“PC单机,网盘下载安装即可玩”。商品竟还分成“豪华版”和“高级版”,分别售价19元和35元,豪华版只拥有一个月时限,高级版“永久有效,后期更新游戏也会免费提供给你”。

淘宝上还有大量单独售卖的游戏,标价多在0.5-3元之间,号称“离线正版”,卖家利用平台漏洞,用一个帐号购买正版,转手能卖给若干“小白”玩家。登陆一次将游戏下载到本地后,就可以用Steam等PC平台的“离线游玩”功能反复游玩,每到更新时才能再次登陆,手机端性质相同。卖家所需的技术成本,比曾经的破解还低。

由于玩家并不握有主动权,这种形式也被嘲讽为“花钱买比盗版更差的体验”。值得一提的是,平台大多有禁止租借帐号的规定,即便看起来是在“玩正版”,行为本身依然违规,也显然侵犯了开发者利益。Steam的用户协议第2条G款规定就写明了,禁止拥有游戏内容的玩家售卖和出租。

如今不论海内外单机游戏,获取正版的途径并不复杂,除了经济限制,也不排除部分玩家确实无法分辨。“我猜他们不太认为自己是在买盗版,”亚恒告诉毒眸,“我给了钱,所以就是正版,这种心理也存在。毕竟这种盗版形式比较新,有玩家不理解也正常。”

本次的反盗版联合声明中,曾经的“盗版阵地”3DM、游民星空赫然在列,各大社区均有不少玩家感到讽刺。但参与其中的开发者们对此基本持积极态度,有开发者直言:“过去的往事没必要扯到一起。我自己小时候也玩过不少盗版游戏,长大了知道正版渠道自然也就学会支持正版了。”

这两家网站的确早已转型,游民星空早年以资源搬运和聚合为主,后依托用户基础转为新闻资讯媒体,并在2018年被MTC收录为评测机构,同年成为TGA评委。2016年2月3DM创始人及站长宿菲菲就曾在微博上宣布,不会再破解任何单机游戏,如今3DM的业务范围还包括游戏发行及代理,也会成为盗版游戏的“受害者”。

盗版是个与单机游戏绑定的概念,单机游戏的市场份额远低于网络游戏,以至《联合声明》会将其形容为“本就举步维艰”,但单机游戏的内容形态又拥有网络游戏无可比拟的优势,“它要考虑怎么给玩家传递故事、情绪,怎么给予完整的沉浸体验。”邓永进说,“这也是为什么游戏开发技术的进步,画面、美术,大世界、小细节,都是从单机游戏发起的。”

20年前的中国单机游戏有过一段黄金年代,盗版是催使它终结的原因之一。如今的《联合声明》,或许会成为反盗版进程中的重要一步,也是独立游戏这束脆弱火苗上最好的防护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