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两个字,让天津和武汉两地企业4年纠结不清,晨报动议——武汉鸭脖,请绕过商标争议坎

近年来,武汉正宗“精武鸭脖”遭天津精武公司上门“打假”,事件轰动全国。一方是卤制鸭脖的创始人,一方注册精武商标在先,官司从武汉打到了北京,双方相持不下。

今年初,武汉市工商局江汉分局针对天津精武公司的投诉做出了销案处理。截至发稿,这一官司从武汉打到了北京高院,双方依然相持不下,双方矛盾集中在三个焦点上。

天津金商标事务所所长米阿前认为,天津精武公司拥有“精武”冻肉、香肠类商标是2901类商标,鸭脖商标也在此类,只需延伸一下商标适用范围就可以了。湖北华中商标事务所代理部主任喻兵则认为不合适,天津精武公司没有生产一根鸭脖子,注册鸭脖商标明显带有恶意。

米阿前认为“不能”,天津精武公司拥有精武商标在先,同类商标不能有重复注册商标。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律师谢文敏认为“可以”:天津精武公司的精武商标适用范围主要是冻肉、香肠,和精武鸭脖商标不相干,“要不,天津精武公司何必还要再注册一个‘精武鸭脖’”。喻兵认为,同类产品使用近似商标也并非没有先例,韩国现代轿车和日本本田轿车的商标都是英文“H”;何况“精武鸭脖”像“武昌鱼”一样,是地名和产品合二为一的名称。

米阿前认为“不能”:“精武人家”与“精武”近似,涉嫌商标侵权。谢文敏则认为“可以”,“精武人家”的标识是匾形图案,“精武”的标识是人形盾,无论是图文,还是发音都相去甚远,在“精武人家”申报注册前后,“汉口精武”、“九九精武”等类似商标都注册成功了。

武汉精武鸭脖协会秘书长表示,在精武商标争夺战中,他看重的是如何规范行业标准,推动产业发展。前两年,“精武鸭脖”市场混乱。现在,武汉有鸭脖专卖店经营户约500家,省专卖店达5000处,年产值约为54亿元,从业人员数万人,大家一窝蜂都用“精武”商标,产品良莠不齐,“与津汉商标之争相比,这种危害才是致命的”。

江汉区新华工商所所长刘世平说,目前,武汉精武鸭脖协会的36家企业已达成共识,所有使用“武汉精武路”、“精武路鸭脖”和“精武路”协会集体商标的企业,必须先成为协会会员,其产品还要达到省质监局颁布的精武鸭脖湖北省地方标准,其口味和原产地口味一致。

在武汉精武鸭脖协会办公室里整齐码放着一摞崭新的红色包装纸袋,刘世平说,这是今后正宗“武汉精武”鸭脖统一包装样板,在纸袋正中间主打的是集体商标“武汉精武”几个大字,左侧一排小字分别写着“精武路第一家”、“汉口精武”字样,这是各企业进行区分的自家商标。

湖北华中商标事务所代理部主任喻兵认为,商标由“精武”升级为“武汉精武”鸭脖,是凤凰涅槃。市场成熟后,产品质量、个体品牌会受到企业和消费者的重视,“大众品牌”必然被名牌所代替,就像美国可乐市场现在只剩下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一样。

7月6日,武汉零点食品公司董事长苏德涛再次收到“纠缠”信。天津精武公司畜禽繁育科技有限公司以“精武”商标拥有者的身份,要求“精武鸭脖”生产企业,在7月20日前向他们购买商标许可权或共同注册商标。否则,他们将通过行政或司法途径维权“打假”。天津精武公司的代理人——天津金商标事务所所长米阿前发信前声称,他们才是“精武”正宗。天津精武公司是精武体育精神的创始人霍元甲的故乡、天津市西青区精武镇的村办企业;“精武”肉制品品牌在天津家喻户晓;1997年他们注册“精武”商标在先。

没有生产过一根鸭脖子,敢到武汉找正宗“精武鸭脖”的“茬”,天津精武公司并非仅凭胆子大——四年前,他们曾专门派人到武汉摸底,武汉几家产“精武鸭脖”,却没有一家注册这个商标。

2005年,天津精武公司向国家商标总局申请注册第二个“精武”鸭脖类商标,以便将武汉“精武鸭脖”彻底挡在精武商标之外。津汉两地“精武”商标争夺战由此拉开。2007年,武汉的一家鸭脖生产企业,与天津精武公司签订了商标的使用合同。但与此同时,武汉零点食品公司委托律师文峻向国家商标局提出异议,阻止天津“精武”鸭脖注册。

次年,天津精武公司来武汉“打假”,武汉的“精武人家”等武汉鸭脖企业申报与精武有关的商标被天津精武公司阻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