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Lewis Harding:我用谷歌翻译把咖啡豆卖给Manner创始人

在新消费的热潮中,资本涌向各个赛道,其中不得不提咖啡市场。单在2021年上半年,咖啡品牌融资就达十余起,中国咖啡市场进入高速发展的阶段。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人均咖啡消费量为6.2杯,仅为美国的1.6%,国内咖啡行业市场规模为569亿元;预计2023年人均消费量增长至10.8杯,咖啡市场规模达1806亿元。

据德勤今年4月发布的《中国现磨咖啡行业白皮书》,目前大陆地区咖啡人均饮用杯数为9杯/年,虽还远低于发达国家的人均咖啡消费量,但一、二线城市已养成饮用咖啡的消费者摄入频次已达300杯/年,接近成熟咖啡市场水平。

作为现磨咖啡的源头,咖啡树的种子咖啡生豆通常被人称为咖啡樱桃(咖啡浆果),里边会有两粒扁平呈椭圆形的咖啡生豆,有少部分咖啡浆果里边只有一粒咖啡生豆,叫做Peaberry(圆豆)。

目前世界咖啡主要有非洲、亚洲、美洲三大产区,每个产区、产地之间的咖啡豆风味、品种、处理方式都各有不同。

咖啡网资料显示,自1960年以来,巴西的咖啡种植一直位居世界榜首,年均产量为2460万袋(每袋60公斤)。此外,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危地马拉等都是咖啡豆的主要出口国。

此前,咖啡豆庄园主为了出口自己的产品会经历多人之手——出口商、经销商、进口商,然后才能到达烘焙师手中,而中间商获取的价值总额高达40%,阻碍了咖啡农和烘焙商的直接交易和信息透明。

根据「明亮公司」此前的报道,今年上半年中国咖啡豆进口总量同比增长超100%,而进口总金额同比增长超70%。业内看来,虽然目前国内咖啡豆消费仍然以传统的“商业豆”为主,但越来越多的精品咖啡新品牌也带动了精品豆的消费,但这一供应链的管线却仍有巨大的成长空间。

成立于2018,Coffee Exchange是一个全球性的B2B 平台,通过移除中间商,帮助咖啡农与咖啡烘焙商直接进行交易。Coffee Exchange创始人Lewis Harding说,公司营收的增速也几乎与中国咖啡豆进口量的增速相当。

公司表示,平台可为咖啡烘焙商在低于市场价格10-15%的情况下提供多种选择,而利用平台的咖啡农场主们在有商业和物流保障的情况下也能获取额外100-150%的收入。

在创立Coffee Exchange前,曾在银行金融业工作多年,后又辞职创业,拥有过自己的品牌——一个女士包袋和鞋履的店。

提及这段经历,Lewis表现得有些“局促”,他说女士配饰并不是他的兴趣所在,但也很感谢那次创业,让他迈入了商业世界,开始了无尽地学习。

第一次创业的失败也让他意识到要做一件自己擅长的事情,作为一个“coffee nerd(咖啡发烧友)”,加之伦敦咖啡生态场景的活跃,他认识很多英国的烘焙师及咖啡行业从业者,咖啡成了Lewis二次创业的好选择。

来到北京后,他认识了一个在卢旺达大使馆工作的朋友,听说卢旺达有很好的豆子,Lewis即刻启程前往当地,将一些样品咖啡豆运回中国,他的烘焙师朋友也表示如果之后有源源不断地货源,他们很乐意去购买。

这让Lewis发现了咖啡交易过程中的问题–进口、出口和中间商,用科技改变繁琐步骤的想法应运而生,Coffee Exchange就此诞生。

Coffee Exchange在微信生态创建了小程序,咖啡生产商将生豆和庄园信息上传,在公司品控团队进行评估、杯测后,烘焙师便可在小程序浏览可售生豆,订购样品,并预定正在运输中的生豆来节省采购成本。

目前Coffee Exchange小程序上有来自厄瓜多尔、埃塞俄比亚、巴拿马、哥伦比亚、卢旺达、肯尼亚和秘鲁等国的65个生产商,面向中国大陆超1600个咖啡烘焙商,Seesaw、Manner、时萃SECRE等都是其客户。

谈到和Manner创始人韩玉龙的初见,Lewis讲了个有趣的小故事。那是在Manner店数还屈指可数时,二人通过Google Translate(谷歌翻译),才顺利完成沟通。韩玉龙提出既然认识了,能不能得到些“connected discount”,Lewis一口答应。

据Lewis,让消费者通过扫描二维码就能知道这杯咖啡的产地、制作工艺等,或者可以直接与种植园主交流,会更有价值。

2019年8月,Coffee Exchange宣布完成了由SOSV和Artesian Capital领投51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募得资金用于扩充团队和在卢旺达、埃塞俄比亚和厄瓜多尔设立咖啡处理装置。

Lewis说,对需求量不大的烘焙商来说,直接从原产地购买成本过于昂贵,而小程序最少一千克的选择完美解决该问题。换言之,相比于产品本身

谈及如何盈利,Lewis表示他们只会向买方收取服务费。且工作人员会在原产地对咖啡豆进行质检,并在咖啡包装中放置物联网芯片,以追踪地理位置、温度、湿度等。

Lewis说,在游历哥伦比亚、肯尼亚等地时,他意识到很多咖啡农场主想要将产品出口中国,但语言不通成为最大问题。于是他组建了多样性的团队,有专门负责南美洲贸易开发的小组,以及英汉双语行业人才。

实际上,对于小批量精品咖啡豆的进口,核心竞争力更在于公司能够发现、并连接更多样化的产地庄园,这也构成了此类平台和LDC、奥兰等大宗农产品巨头竞争的壁垒。

谈及未来,Lewis表示Coffee Exchange永远不会做ToC的生意,因为咖啡生豆的获取很难,就算是星巴克这种大公司也有找第三方去协助,所以他们不会去涉及所有业务,而是专攻一方面。现阶段Coffee Exchange的唯一市场是中国,之后还有计划向更多地拓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