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一周前落幕,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与疫情赛跑,为观众奉上了一次特别的奥运赛事。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本次奥运会绝大多数的比赛以空场形式进行, 传媒变成为了本次奥运会受众观看比赛的唯一平台。全球体育迷在世界各地以各式屏幕,数码电视机、电脑或者手机等其他移动终端来观看赛事。

从国际奥委会的角度而言,各国传统的电视传媒仍然是奥运直播最佳的平台。国际奥委会的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是各电视转播机构的转播费用。为了吸引观众留在屏幕前,各大转播与报道机构想尽各种办法呈现首次“空场现场观众”的奥运会,直播和报道的内容有延续,当然也有创新。而在东京奥运会,央视仍然是国际奥委会在国内唯一的直播平台,而在中国台湾地区,东森电视台则拥有该地区的转播权。

研究团队以央视的《全景奥运》和中国台湾东森电视台的《东奥看东森》作为对比,用传播的研究方法复盘了今年奥运会的报道方式。我们截取了东京奥运期间八个晚上的专题《全景奥运》,该节目每晚在中央电视台奥运频道(原中央5套)直播。我们总共录得179条这样的标题(不包含东京战报、奖牌榜、明日看点和互动内容),分析了三个指标:所有标题里出现的国家,所报道项目、比赛的性别,以及内容是否与金牌或者奖牌有关。

为了复盘《全景奥运》的报道内容,首先,我们记录了出现在这八个晚上节目里的每条片子的标题,比如,7月29日这天《全景奥运》所有出现在屏幕上的标题是这样的:

同时,还收集整理了中国台湾地区持权转播机构东森电视台在其新闻频道每天播出的专题报道《东奥看东森》的内容来做一定的对比和参考。

观众通过《全景奥运》的报道与呈现,了解奥运赛场的里里外外,奥运选手的里里外外。我们发现在本次录制的八天节目里,只涉及中国的内容占到了总条数的76.5%,中国选手夺金、夺牌、取得突破的时刻都在节目里尽情展现,余下不到三成的内容包括了其他国家的重点队伍或者是明星运动员,当然还包括了部分中国和其他国家实力强劲对手的较量。

除了在报道的条数上占优,对于中国选手报道的时长也远超其他国家,按照每条报道的平均时长计算,中国队获得了平均每条3分09秒的展现量,这个数字要比完全和中国选手无关的报道长1分钟。不得不说,奥运会的报道是展现国家风采的主战场,中国运动员在赛场的优异表现为相关的报道提供了大量的内容在节目里呈现。

奥运会除了展现国家风采,同样也是电视观众了解其他国家的窗口,因此也不能忽略其他国家的运动员、运动队。我们注意到,那些在奥运会上不经常登上奖牌榜而本次奥运会创历史夺金的国家或者地区获得报道了的青睐,百慕大女选手获得铁人三项金牌而获得了一段2分03秒的曝光,类似的国家还有斐济、厄瓜多尔等,这完全不同于始终能排进奖牌榜前列的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等。

有侧重且不忽略其他国家的成绩,世界各国优秀的运动员在屏幕上一起追逐更快、更高、更强,团结相会。

如果说央视的《全景奥运》正在拥抱全世界的运动员,那么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没有获得奖牌选手的报道,他们也一样在为奥运精神努力,鸭脖yabo平台只不过还未成功。在我们统计的这八个晚上的节目里,与产生奖牌无关的内容,条数上占到65%,这这个数字要领先于金牌和奖牌的条数。

在节目里我们看到了《倪夏莲—老而弥坚 快乐向前》,并且其中的采访内容还在社交媒体上再传播,被誉为“最凡尔赛”的运动员采访;我们还看到了《因战火颠沛 因羽球温暖》这则关于分别属于难民代表团和叙利亚代表团的两位亲兄弟的报道。说到叙利亚,该国12岁女乒乓球选手的故事也登上了央视的报道,正如片子的标题那样,《奥运经历 伴我成长》,这不仅属于她,也属于每一个参赛的选手,和金牌、奖牌无关。

可是,如果是按照奖牌成色与报道内容的时长来计算,结果就完全不同了,与金牌产生相关的报道平均时长是3分51秒,这比完全无关奖牌的的内容长了将近1分半钟。成绩好自然是曝光率高,金牌选手所获得的关注度从统计意义上来说要高于其他颜色奖牌的选手和无关奖牌的内容,从这一点上不难看出,观众的趣味中心依然是金牌的获得。

抛开国家的元素来看本次《全景奥运》内容的性别元素,女性运动员的曝光量远远高于男性,这是20个百分点的差距。这倒是与国际奥委会近来极力倡导的性别平等思想不谋而合,让更多的女性运动员展示在观众面前,有助于提升女性的关注度。

此外,从中国运动员的角度来看这20%的差距,也不难理解,本次东京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里,女运动员298人,男运动员是133人,女运动员的数量远超过男性。从奥运成绩而言,中国女选手贡献了38枚金牌中的22枚,而男选手贡献13金,还有3枚金牌是男女混合项目。女性运动员报道增多并不意外。

巧合的是,今年美国NBC和加拿大CBC的奥运报道研究中,女运动员的报道量也超越了男运动员,奥运会期待达到的男女平衡在媒体报道中逐步实现。

为大家复盘了央视《全景奥运》的内容,我们再关注一下海峡对岸的宝岛台湾。作为岛内持权转播商之一的东森电视台也和中央电视台一样,全程直播了本次了东京奥运会,并且制作了专题《东奥看东森》,每天在其新闻频道里滚动报道东京赛场。

中国台北体育代表队此次在东京创造了历史最佳战绩,获得2金4银6铜,共计12面奖牌。《东奥看东森》全面呈现中国台北选手在东京的优异表现,其报道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除了呈现奖牌榜上的历史最佳成绩外,东森的报道还强调了多个项目的突破,比如首枚女子举重,首枚羽毛球金牌等。与此同时,取得最佳战绩的戴资颖、首枚体操奖牌获得者李智凯、时隔21年为中国台北再夺乒乓球奖牌的混双选手等,东森的报道都用了极高评价的词汇进行报道和呈现。

二、《东森看奥运》的报道内容在呈现运动员经历时更倾向于“戏剧化“,让运动员的成长经历更具可看性,并且在运动员的颜值上浓墨重彩。

东森的报道中播出了最帅男星运动员排行榜,韩国足球运动员郑胜元、英国跳水选手戴利和中国台北游泳选手王冠闳上榜,此外,报道了中国台北队的“证件妹”吴佳颖,她因一张红遍网络的“证件照”而获得了比比赛成绩更高的关注。

三、《东奥看东森》的节目也有相当一部分的报道和中国运动员的表现息息相关。

他们也并没有回避海峡两岸运动员在奥运赛场上的较量,特别是在乒乓球和羽毛球比赛中。并无意外的是,中国台北选手的表现更被青睐、也更被媒体认可。比如在羽毛球女单名将戴资颖决赛不敌陈雨菲,东森的标题出现了《“银”恨!戴资颖显落寞》的报道,称赞小戴展现魔术手威力,祭出了灵活刁钻球技,只是失误率高输掉比赛,而陈雨霏除了被赞太稳,更多的时候是“被落寞”地忽略了。另一条后续报道采访戴资颖的爸爸,戴爸爸在节目里给女儿打99分。

还有一场发生在两岸选手之间的较量受到东森高度关注,这是乒乓球男单半决赛樊振东对阵林昀儒,虽然肯定了樊振东是世界第一,实力强劲,但是最终输掉比赛的林昀儒却在东森的节目里被赞天才创造历史,获得了长时间的曝光度。

东森的新闻中也不乏对于“中国台北 (Chinese Taibei)”这个称呼的质疑。在报道中,东森新闻直接称中国台北选手为“中华队”或者“台湾队”,也有部分的报道表示,“运动员们在为一个地图上并不存在的名字奋斗”。

四、与中央电视台《全景奥运》关注奥运精神宣传和奥运新设项报道不同,东森的报道很少将关注点置于这两个方面。

奥运会持权转播转播机构的直播和报道是电视观众了解这项盛大赛事的最重要渠道,传统电视传媒花重金买下转播权,长时间筹备只为在奥运期间赚够收视率。然而奥运会在全球范围内的受关注程度逐年下降和全球疫情的影响,也多少影响了转播商的投入。利用媒体报道通过国际体育赛事来增强民众爱国情怀已经成为了各国媒体报道最常用的手段。这个趋势将会在全球局势动荡的情况下进一步延续。

初步研究显示,女性运动员在奥运期间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度和曝光率,一方面反映了女性运动的影响力逐步增加;另一方面巧合的是,无论在是中国、美国还是加拿大的研究中,三个国家的女性选手在奥运表现要明显优于男选手,获得更多关注自然是水到渠成。国际奥委会一心推动男女平等,更多男女混合项目的加入,有可能有助于女性运动员得到更多关注、自身价值得到更高的体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