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整天忙着赶场,反思不在线,眼神很忙碌,脑筋不转弯,脑回路简单,廉价地消费娱乐新闻,吴亦凡之类的丑闻可能就会“层出不穷”。

目睹娱乐圈近年之怪现状:偷税,漏税,吸毒,嫖娼,性侵,强奸,代孕,论文造假……

不断有各类超出公众想象的明星丑闻爆出,而每一次丑闻的爆出皆会排放污染公共生活的有毒“尾气”。

尤其是那些顶流明星的下流表现,僭越社会道德和法律底线,污染、毒化了社会风气。

这次吴亦凡事件也提醒娱乐圈该醒一醒了,理应让那些乐于围观、消费娱乐圈丑闻的看客们安静下来,多深究这个极端事件背后的问题:究竟是什么造成了吴亦凡的“顶流”变下流?是什么力量推动演艺明星的道德塌方和行为堕落?

一些明星的道德沦陷和行为“黑化”,固然与他们本人的防线失守和自我放逐有关,实际上也与资本围猎和饭圈文化的不良发育深度关联。

在资本造星的狂欢中,资本塑造“顶流偶像”,再通过“顶流偶像”这个个人品牌攫取更多利益。

资本通过砸钱、砸资源、买热搜、发通稿,可以把一个籍籍无名、能力平庸的人迅速推到大众眼前,营造出“火”的虚浮表象。

即使是这位外表光鲜的偶像,无口碑,无作品,也能拥有商业价值,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

面对资本的诱惑和围猎,吴亦凡自律防线失守,人性贪欲与资本贪欲烈火烹油,造成了吴亦凡的悲剧。

吴亦凡即是一个典型例证。在资本的席卷之下,吴亦凡防线失守,由资本的“捕手”沦为资本的祭品。

演艺明星作为社会公众人物,对其思想和行为的要求本应很高,至少不能成为社会道德的下限。

可实际上,不少演艺明星非但没有成为社会见贤思齐的正向标本,反而成为拉低社会道德及格线的下沉力量。

那些内防虚设的明星,容易在资本诱惑面前利令智昏,迷失方向,突破防线,僭越底线。

而被新媒体技术加速的网络社会,快速催熟了饭圈文化。饭圈还没来得及充分发育,就在快进键下狂奔,一路跳级,造成饭圈的夹生和断裂,恶化了饭圈生态。

在不良的饭圈生态中,粉丝个体难以木秀于林,独善其身、劣币之间的交互追逐、交叉感染,不利于良币的生存。

偶像与粉丝既能相互成就,也会彼此伤害。在不良的饭圈文化生态中,粉丝和偶像会形成恶性循环,造成双重伤害。

与那些处在注意力经济食物链上游端的偶像相比,粉丝们是弱势的大多数,即便在互联网语境下,粉丝以复数的名义浮游于饭圈,形成强大的“乌合之力”。

但粉丝们若放弃理性思考和个性权利,只是作为供奉偶像的影子力量,在群体狂欢中放弃独立思考,智商短路,情商掉线,被偶像牵着鼻子走,特别是被那些不良偶像“劫持”了双商,这种粉丝的命运既可怜,也可悲。

因此,健康的粉丝文化离不开粉丝个体的主体性自觉,少不了饭圈的自净、自律和自省。

当然,净化饭圈文化,仅靠饭圈的自净、自律、自省还不够,还须有圈外力量的正向介入,需要有社会共同体以及网络管理者的同向发力。

目前,饭圈文化处在低位循环状态,还有死结需要打开,这需要外部性正能量的涤荡和清场,需要用清流洗刷浊流,还饭圈生态以健康的正态分布和晴朗的氛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